严爱作文,严格要求也是爱作文400?

严格要求也是爱作文400?

世上最伟大的爱就是母爱,母爱是最无私的。但每个母亲对孩子的爱都是不一样的,我的妈妈爱我的方式就很特别。

    有一次,数学老师没布置作业。晚上我收拾书包时,妈妈对我说:“把你的数学作业拿给我看看!”

    “老师没布 置。”我如实“交代”了。

    “那就做一篇口算题!”妈妈给我下了一道圣旨。

    虽然妈妈的话是圣旨,但我心里还是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:都8点了,还要做题!于是就说:“今天不做行吗?”

    “不行,你连一点作业都不想做吗?”妈妈的态度很坚决。哎!母命难违,还是赶快行动吧!

    我带着无数个不愿意做完了一篇口算题。我生气地想:难道我们小孩子就没有自由的空间吗?

    每个周末我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后,还得完成妈妈布置的作业——十道奥数题!

一看这目录就知道,这本书的题超难,什么“完全平方数”啊,“最大公约数”啊,“分解质因数”啊,都是一些我们数学书上没有的东西。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些,更谈不上做了。所以,我现在一看见奥数书脸上就是那种苦大仇深的表情。哎!谁叫我一年级十不知“奥数”为何物,想都不想就同意妈妈给我买奥数书呢?〔想起来就后悔哪!〕

    “上午别忘了做奥数!”妈妈嘱咐道:“不懂的题问你爸。”

    嘿嘿!我心中暗喜,爸爸从来都不像妈妈一样,一个题一个题地给我讲〔这也太费时间了!〕,他只讲我不会做的。

    翻开题目,我傻眼了——分解质因数!我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样的题!没办法,只好搬救兵了:“爸爸!”我满心以为爸爸会给我讲的,可是——“自己再研究!”爸爸在厨房里喊。救兵没搬到,我只好自己苦笑着想了起来……〔没办法〕

   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,我才做完了其中的两道,也不知道做得对不对。另外几道怎么也ok不了,它们仿佛在兴灾乐祸地朝着我笑。

    “咚咚”,是开防盗门的声音,我的大脑以0。0000001秒的速度提醒我:妈妈回来了!

    “奥数做了吗?”

    “那个…那个…正在做。”我结结巴巴地:“有几道题不会……”

    “都是些什么题?妈妈来给你讲。”妈妈准备亲自“上阵”了。

    妈妈一看书,说我要先看前面的例题,她还要给我讲例题,而且是“一个一个”地讲!我差点儿没口吐白沫——这要讲多久啊!周末也不能让人轻松轻松呀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记

    妈妈就是这样爱我的,虽然她每次都要我做我不喜欢的口算题和奥数题,虽然我每次都不情愿,在心里生妈妈的气。但我明白,奥数题能让我变得更聪明,口算题能增强我的口算能力,妈妈着样严厉地要求我是为了我好,是出于对我的爱。当我一次次取得好成绩的时候,我都会想起这样一句话:严格要求,也是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