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忘的什么什么作文,《难忘的……》作文?

《难忘的……》作文?

难忘的岁月

每个人都在自己的道路上前进着,我也从一个无知顽童到一个懵懂少年。短暂而又漫长的小学生活马上就要结束了,在这六年的生活中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,如果说要多什么难忘的话,我感觉这些属于我自己的记忆,我会永远铭记在心的。

有句俗话说,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自我。所以说我不会忘记一年级时,傻乎乎的我整天想着和妈妈一起来上学;二年级因为没有考试好,而编造一些连自己都骗不过去的谎言,说老师把试卷改错了;三年级因为和同桌的不和,而发生的一次小冲突,让我感受到了第一次打架,而后被家长、老师和同学多方轰炸排挤的鄙视目光;四年级时偷偷地把自己想说的不敢说的话写在日记本上,并且用一个金黄色的小锁紧紧地锁着;五年级时为了班级的荣誉而参加各种体育竞赛,让我真正意义明白了什么是集体荣誉,什么是团队精神;六年级的我在面临升学与毕业的压力,反倒有点松懈,无意中在网络游戏中虚度了两个多月,最后在黑客的无耻盗号中,被迫结束了我的网络游戏生涯。

短短的一段话概括了我六年的林林总总,我感觉我长大了,我要学会享受生活,享受生活带给我每一个惊喜,学会享受我自己生命带给我的每一个惊喜。

我会悉心聆听岁月给我述说的每一个故事,我作为自己生命舞台的主角,我会用自己的真挚感情,演好每一出戏。

难忘的岁月,永记心头不会忘。感谢小学的每一个帮助过我的老师和同学,是你们在步入人生舞台的动力源泉。如果把我小学的生活比作一幅画的话,你们就是我这幅巨作的颜料,是你们让我看到了没一点一滴的色彩。

难忘的什么作文700字?

最是难忘那表情 漫步在浓荫遮蔽的林间的小路上,听着山脚下“叮咚”的泉水欢唱。抬头仰望山顶,陡峭的黄山如同一位顶天立地的巨人。 “我一定要登上黄山,一睹它美丽的容颜,!”我暗暗下定决心。爸爸妈妈手中各紧握着一根登山杖,他们问我“要不要”的时候,我拒绝了,心里得意地想着:“不就是一座黄山,登山杖,我才不需要呢!”我跟随着人群一步一阶地走了上去,抬头望去,半山腰间,黄山像系了一条若隐若现的白绸带,唯美至极。 爬到半山腰,我早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两条腿像灌满了铅了,“要不,放弃吧?才一半就累得气喘吁吁了,怎么可能登顶嘛!”我自暴自弃地想着。妈妈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和我津津有味地聊着天,想分散我注意力,为我缓解疲劳。可我还是一屁股坐在了石阶上,再也不想多走一步。这时,一个挑着重担的老爷爷从我身边走过,他满头大汗,一脸沧桑,却健步如飞。我向他伸出大拇指,情不自禁地的赞道:“真棒!”老爷爷回过头,给了我一个浅浅的微笑:黝黑的脸上映着雪白的牙齿,额上的深深的皱纹挤到一起,眼睛就像一道细缝,眼神中却充满着坚毅的力量。这个微笑给了我继续登顶的力量。我站起身,跟上父母的脚步,继续向上。 终于攀上了顶峰,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之感油然而生。秀美奇绝的景色尽收眼底,一座座山峰玲珑俊秀,有的像雕刻精美的香炉,有的像层层叠叠的彩缎,有的像含苞欲放的莲花。 挑山工老爷爷的那个微笑给了我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,让我懂得:只要坚持,就没有攻克不了的堡垒;只要努力,就能见到那弯属于自己的彩虹。

难忘的什么什么写一篇作文?

我难忘的一件事 每当我看见院子里乱跑的流浪猫,看见它们胖乎乎,圆溜溜肉球般的身体,我就想到在一个月前救助的那只小黄猫,想起它那闪闪发亮的毛和那只受伤的眼睛。  还记得有一天,我和同学们出来玩,在路上,我们发现了一只可爱的小猫咪,我们觉得它可怜,于是凑了一点钱给它买了点吃的给它吃。它吃饱后,躺在地上。我们用手轻轻抚摸着它,它一点也不怕人,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好象在享受我们的抚摸。之后几天,我总会拿吃的喂它,它每次都欢欢喜喜地吃,可好景不长……  有一天,我去喂的时候,才发现它的一只眼睛受伤了,眼圈红红的。我心疼极了,连忙把带来的香肠喂给它吃,我听说是有人恶作剧,把它弄成这样的,我真是又气又恨。心想:现在怎么办?我想来想去,终于做了决定——花钱去帮它治病。正当我做好这个决定时,可小黄猫失踪了。我急忙下楼到院子里去找它,可已经晚了,听别人说,小黄猫被杀害了。我听了犹如雷劈一般,伤心极了。事后几天,我都没什么精神了,只希望它能回来,可是面对现实吧,小黄猫已经死了。  每当我想起这件难忘的事时,眼前就浮现出小黄猫楚楚可怜的样子,真希望从今往后,人类一定要保护动物,我们是同一个星球上的一家人,我们的生命应该是平等的

以“我最,难忘的什么”为题写一篇文章?

我一直记得那天下午的语文课。那天我坐在教室里,语文老师在讲台上。他把上次的作文发下来,点我的名说,你的文笔不错,但是不够深刻。
这一幕,让我记忆犹新,并且时常会想起。因为我将这个评价视为一种侮辱。对于一个以作文见长的语文课代表来说,说他写文章不够深刻,就等于对一个数学常常考满分的人说你是一个傻逼。虽然老师大约不是这个意思,但我却坚持这么认为。我记得那一次的作文题目是《最难忘的一件事》,内容大概是有一天我走在街上,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。然后我给了他两块钱。然后乞丐抬起头对我笑笑,说:今天天气真好。
关于乞丐为什么不对我说谢谢,而是针对天气发表了一番见解,我自然不得而知。既然不知道,我觉得就不能妄加揣测什么。所以我就把乞丐的这句话原原本本写到了作文里。然后老师就对我说,你的作文不够深刻。不光不够深刻,他还说,因为这句话的存在,使得这篇文章缺少逻辑,立意也不够高。他建议我把那句话改成“谢谢”或者别的什么。但我想了想,还是拒绝了。于是他就给我的作文打了个三十八分,很令人心塞的分数。
从那以后我写文章就力求深刻,包括你现在看到的这一篇。这一篇文章的名字也叫《最难忘的一件事》,写的是那个我那篇《最难忘的一件事》被认为不够深刻的那一个下午。如果现在再叫我描写一个乞丐,那我首先会写,他全身散发着臭气,衣服上长满了蘑菇,还被撕扯成一条一条的。光这样还不够,我还会这么写:他脸上的污垢仿佛结成了硬壳,几乎叫人分辨不出他的五官,除了那双眼睛。那双眼睛空洞地盯着我,散发出一种远古的死亡气息。然后我就掏出两块钱给他,放在他面前的搪瓷缸里。然后他对我说了一声,谢谢。嗓音中充满了时代的悲凉。
如果我这么写的话,老师就会给我打上满分六十分。即便没有六十分,五十五分还是可以有的。扣五分的原因大约是因为“远古的死亡气息”这句话用得不太妥当。这不像是在形容乞丐,倒像是在描写巫妖。对此我可以争辩说,这句话凸显出了乞丐对于这个时代的绝望,经过这句话一升华,全文的社会性和批判性一下就上去了。我不知道对于我这样的争辩,老师会不会信服。但不管怎么样,五十五分总归比三十八分要好出太多。
我记得那天语文老师在讲台上不但点了我的名,还把我的作文一个字一个字地念了出来。他的嗓音干巴巴的,充满了远古的死亡气息,一点感情色彩也没有。这没有办法,三十八分不是六十分,念出来的时候是没有资格被带上感情色彩的。如果带上感情色彩的话,显得不够深刻的就不是我的作文,而是老师了。于是他就用那干巴巴的嗓音念出了如下内容:那一天我走在街上,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个乞丐,那个乞丐穿着什么我记不清了,脸上是否干净我也记不清了,我走过去,给了他两块钱。然后他抬起头看着我,笑了笑,说:今天天气真好。
在此我必须要作出道歉,我不是在那篇作文里的写乞丐穿什么我记不清了,脸上是否干净也记不清了。如果情况真是这样,那老师给我的就不是三十八分,而会是十八分,八分也不是没有可能。我是记不清自己当初自己写了些什么,或者说,我不记得我当时写的东西和那个乞丐的实际情况是否相符合了。不过这个关系不大,诸位大可自己脑补。他也许衣服上长满了蘑菇,他也许脸上结了层硬壳,但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的作文不够深刻。
念完这篇文章之后,班上传来一阵稀稀拉拉的笑声。我猜他们也拿不准该不该笑,或者觉得没什么好笑。但总不免有几个人会认为一个乞丐对我说“今天天气真好”这件事挺有意思。这不怪他们,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。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很没有意思:老师把我的作文给我,上面写着一个红红的数字,38。然后他就说,之所以给这个分数,是因为我的作文不够深刻。这一次班上的同学都笑了,因为他们觉得三十八这个数字非常有意思。这使我不得不认为他们笑点很低。
为了避免再被打上三十八分,所以我日后写文章就会力求深刻,比如说,我这篇文章的主题就是描写那个难忘的下午,那天我被老师批评说不够深刻,作文被打了三十八分。这件事情给我的冲击很大,所以成了我最难忘的一件事,难忘程度甚至超过了那个乞丐和我讨论天气的那一天。所以为了追求深刻,我就会这么写:那天下午,老师一脸肃穆地站在讲台上,开始念我的作文,他的声音就像是结了一层硬壳,嗓子里面似乎长满了蘑菇。念完之后,他转过头来盯着我,似乎在说,来拿你的试卷吧。于是我只好战战兢兢地上去接过我那张三十八分的试卷,期间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,目光里充满了远古的死亡气息....
可是这样写下去,我很快又发现一个问题:这样写东西不能让我自己信服。但为了深刻,我又不得不这么写。所以这令我感觉很难受,每写一个字就好像吃了一只苍蝇。而我讨厌吃苍蝇。我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,令人信服和深刻之间原本不应该有矛盾的。但如果就着这个问题一直想下去,我不可避免地就又陷入了深刻,头也开始疼起来了。于是我生起气来。我因为那个乞丐而觉得愤怒:如果那天下午他说的不是“今天天气很好”,而是一句“谢谢”的话,我就用不着那么麻烦了。那样我既不会被评价为不深刻,也不会得到一个三十八分,今天也更不会坐在这里写《最难忘的一天》这样一篇倒霉的文章。但我没有办法,我还是得一直写下去:期间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,目光里充满了远古的死亡气息。接着他开了口,露出他因为抽烟过度而黑黄的牙齿。透过他嘴唇的一张一合,我读出了这样的一句话:今天天气真好...
写到这里,我犹豫了好一会儿。然后我拿过了一块橡皮,把这句话擦掉,改成了“谢谢”。改完之后我又犹豫了一会儿,又把它改成了“你只有三十八分”。可是这样感觉就更加糟糕了,我只好又继续涂改,想把它改回“今天天气真好”。结果这个时候“哧啦”一声,我把稿纸擦破了。改来改去的那一块又黑又脏又破,充满了远古的死亡气息,十分叫我生气。于是我把稿纸给一把抓起来,揉成一团,用力丢出了窗外。窗外天色湛蓝,晴空万里。今天天气真好。
从此以后我就得出了一个结论:只要一个人故意追求深刻,无论是自发的还是被压迫的,那么他写的东西就会是一堆屎。包括你今天看到的这篇文章,它也是一堆屎。如果看到这里,你觉得十分愤怒,浪费了你的时间。你他妈来打我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