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高作文,作文登高望远?

围绕古诗登高写一篇作文?

寒蝉鸣之时解,和着滚滚的流水,袭来这无奈与悲伤。

长亭的红漆斑斑点点,远望倒像是锈色片片。夏日婆娑的树影,早已被骤雨突袭得残破不堪。

秋的悲凉,让生机都退却了……

我的一声叹息,惊落了片片黄叶,带着如泪的雨水滴落。想当年,我们的相遇——

那年初夏,满眼的绿色只会让我心感苦闷。倡女们虽唱我词,却不懂我情。那种痛苦的心情一直留在我心中。

试问:天下谁能懂我情?

热闹的街市,忙碌的人群,仿佛只有我身上被打上了阴影。灯火照不到我,我也看不到光。

一曲琵琶音响,柔美的声音唱起了歌,仿佛来自遥远的缥缈之音,讲述着某种思念,那愁绪如雨水涔涔……

我走向那“遥远”,直到我听清歌词。

这……是我写的词吗?

没错,是我的词!我内心被自己的回答一震。

你,手抚着琵琶,吟唱着。一曲终,我不禁拍手,惊得你脸上红晕浮现。

你低下头说道:“小女子弹唱不好,没能唱出先生的词情,实在是让您见笑了。”

我笑而不语,内心的欣喜早已不知如何表达。你不仅唱出了我的情,更高于我的情,把淡淡的哀思传送……

“可否再唱一曲?”我问道。

你点头应允。

从此,我写词,你唱曲。

试问:如此红颜,夫复何求?

然而,谁会想到——

现在,我们在渡口含泪相视,执手难分三时四刻……风把杨柳叶轻扬,也把我们的心揉碎。

船夫催促的声音越来越急。

“我要走了。”我说着,却不愿放手。

“嗯……”你闭上眼低下头,用轻微的声音回答。但我仍听到了里面的颤抖,同时也颤抖了我的心。

我不是舍不得闹市繁华的城都,不是还留念着花红酒绿的倡楼,而是你,我舍不得如此了解我的你。除了你,已无人懂我的诗词,除了你,已无人再懂我的情致……

从此,我们在水的两岸,看似接近,实则天涯。

我不敢开口,你也是。说得越多,感情的天平就会失衡,我们害怕着。

因为我们都知道,这是条一去不回头的路……

离开汴州,船到达了渡口,此时此刻,伤感、怀念、心碎、痛楚都在这一刻蔓延开来……

“晚秋山谷的树下,

隐约着潺潺的流水,

宛如我的思念,

比你想象的深邃且幽远……”

围绕古诗登高写一篇作文?

登高

我喜爱登高.因为登高不仅能望远,还能洗濯心志.

  高巅之处极目远眺,就会感悟到山野之旷阔、江河之悠远.身处逆境、心情阴郁的人站到了高处,心绪会顺着目光奔腾远泻,视野无阻,心情无阻,思想无阻,瞬间得到一种豁达的抚慰与释然.

  对于登高的妙处.荀子这样说:“吾曾跂而望矣,不如登高之博见也.登高而招,臂非加长也,而见者远.”孟子亦说过:“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”,其寓意是告诉我们:要想不断突破和超越眼界和视点,就得不断提升自己的认知能力和思想高度,这样方能以超然物外心境看破世间的变幻与纷扰.

  人在一个环境待久了,往往会产生一种“近视”的乏味感,甚至为一些不顺意不满足而烦忧.倘若此时能去登高望远,或许其目光就会穿越“名利围城”,惊感世界之博大,愧悟个人所求之缈小,进而鄙薄那些被自己戚戚于心的无不是身外之物,过眼烟云.

  登高使人心旷,临流使人意远;读书于雨雪之夜,使人神清;舒啸于丘阜之巅,使人性迈;林间松韵石山泉声,静里听来识天地之鸣佩.这是淡泊修身、宁静养性的至高禅境,是追求“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,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”的心志历练.

  无论是成功者还是失败者,登临高处时都会得到一种启示:身处高端,既能体味到“一览众山小”的喜悦,和“山高人为峰”的威赫;亦能感知“高处不胜寒”的惶惧与脚踏大地生活的踏实.同时,感悟到应该保持一颗成功不过于惊喜、挫败不过于失落的平常之心.这样才会活得洒脱和真切.

  其实,人生的成长与价值的体现,不在于年龄的增长和职位的晋升,更重要的是思想修养、技能学养等多方面的“登高”,只有不断注重学习提高的人,才能始终站在人生的高地,领略人生世界的博大精深、多姿多彩.

作文登高望远?

问生命滚滚逝水,亦如生命之流!浩浩之典,亦如生命之树!问逝水,问典籍,亦如问生命。 ——题记站在大河之畔,望滚滚逝水,我叩问生命:成,你能否有朗月照花,深潭微澜的美艳?你能否有不计逆顺,不计成败的超然?你能否有扬鞭策马,登高望远的旷达?败,你能否有滴水穿石,汇流入海的意志?你能否有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的傲岸?你能否有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的倔强?
一、逝者之魂历史,总是这样的承重,它载负着古往今来的沉淀,让后来者鉴照不断轮回的人生。
还记得汨罗江畔那踽踽独行的屈子吗?那浊世中纵身一跃的悲壮,使多少人在阵阵清波涟漪中明白了何为“苟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”!就是那个湘江边徘徊的身影,沧浪间翻滚的灵魂,在“信而见疑,忠而被谤”的年代,执著的求索着生命的皈依,“质本洁还洁去”,他用香兰般的身躯筑起了一个神圣的祭坛,让生命在献身的高贵中不朽!
心而无色,何能示如此之鲜红?人而无格,焉能矗如此之巍然?至今犹记,那茅屋前振聋发聩的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?”的呐喊“漂泊”如“沙鸥”般潦倒的生命何以能有如是与黎民苍生共温暖的情怀?即使生命之途总是“旅夜”“孤舟”相伴,韧然熟视岁月如流,浮华万千,“处涸辙以犹欢”,“诗圣”杜甫用那不屈的精神鼓胀了一面“济天下”的帆。诠释生命的要义,让多少匍匐者在跪拜中腐朽!西子湖畔,那白铁铸就的佞臣就是对漠视生命尊严的严正警示!
继往开来,后行者在不断的攀登。吹拂八面来风,衣袂飘飞。站在历史的祭坛上,追问生命的归属。
念天地之悠悠,前有古人,我们大声叩问:后来者何?
二、生命之淀查看历史的典籍,我们叩问世间所有的生命,才惊奇地发现,每段生命的生长方式都不会相同。有的一如瓦缝间的蒿草,有的一如峭岩边的孤松,有的亦如蚌壳间的珠粒,有的亦如天空中的流星。生命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完美的过程。在继承中沉淀,在升华中涅槃,让生命蜕其浮华,变得纯粹而厚重。
许是千年漫漫风沙过,堆砌了大漠中的雕塑;许是万里滔滔江河流,涤荡了心灵间的神气。蓦然回首,生命之淀竟是如此之厚重!
三、魂兮归来当亘古的《国风》吹过,当千年的玉门箫起,我们问茫茫寰宇,万里之遥的塞外,是谁在挥舞着大汉的旌节向东眺望?铁马冰河,孤村僵卧,是谁在弥留之际幽然长叹?
昔我往矣,日月曾几何,而生命之约不改!
峰峦如聚,江山如簇,是谁挥舞着巨手,在茫茫天地间擎柱主沉浮?南极风光,皑雪飘飘,是谁在异域他乡抒写炎黄之骄傲?渺渺苍穹,浩浩乾坤,是谁向寰宇作睥睨之俯视?
那是黄河灌注的血脉,那是轩辕传承的子孙,那是方正的汉字教会了我们顶天立地!爱吾之所爱,彰显千年的精魂,我们将迎来蛰伏腾飞的盛世中华!


以上全是现代文,给各位看官奉上一篇文言文洗洗眼~


《珍珑》
古有善弈者,居山林中,生平之战,未尝败绩。世人疑为神也,诣之者甚蕃。然其居无定所,人寻而不得,皆郁郁而返。脾性怪异,不喜人众,好冷清,一入棋,则物我皆忘。年过半百,不欲默默无闻于后世,遂穷毕生心血,布一残局,望后人破之。局成之日,呕血而亡,双目凹陷,发尽白矣。千载百岁后,境随时迁,局已失传,世人寻之,均不得。
时至乾隆十二年秋,局乍现于清觉寺。帝弘历好弈,闻之,欣然前往。清觉寺建于孤峰之巅,终年积雪,鸟兽不至。帝叹曰:“地势且险如此,则复棋局耶?”全寺上下,陈设简陋,人止一老僧耳。僧引帝至局前,见局虽古而不污,莹白光亮,皭然如纸。帝执白,僧执黑,局开矣。
帝见局中白子似通未通,似死非死,甚怪。思忖良久,落子于“去”位七九路。僧赞曰:“吾皇不争小而争大,不落‘上’位落‘去’位,智也!”遂以黑子应之。帝落子于“去”位八八路,笑曰:“朕君临天下,岂为锱铢必较之人?”僧应黑子,曰:“请恕老僧之韪,吾皇可谓之‘智’者,而不可谓之‘慧’也。”帝曰:“何也?”对曰:“佛祖之修证法门为‘戒、定、慧’,《楞严经》云:‘摄心为戒,因戒而定,因定发慧。’吾皇之棋,张扬有余而收敛不足,此无‘戒’也。既无‘戒’,何来‘定’,何来‘慧’?”帝不语,颇不以为然,落子“去”位七六路。如此十余回合,“去”位白子尽死矣。僧曰:“《法句经》云:‘胜者生怨,负者自鄙,去胜负心,无诤自安。’吾皇以为如何?”帝曰:“喏。”
帝低首苦思,反击“平”位七三路。僧赞曰:“不入旁门,直攻要害,妙!”遂应黑子,以攻势化攻势。良久,帝不落子,僧问曰:“吾皇何故踌躇?”帝曰:“若攻,则七三路白子必死;若保,则失先手。是故踌躇。”僧曰:“何不弃此子?”对曰:“此子乃进攻关键,弃之,则攻势不存。”思忖再三,落子七四路,保子。然帝先手已失,止十余回合,“平”位白亦尽死矣。僧曰:“经中有云:‘或有来求手足耳鼻,头目肉血,骨髓身分,菩萨摩诃萨见来求者,悉能一切欢喜施与。’此大善也!白子只求自保,此无‘善’。无‘善’,焉能胜?”
帝弃子认输。僧曰:“吾皇非破此局之人。”帝问:“然则何人可破此局?”僧不答,反问曰:“生、老、病、死、爱别离、怨憎会、求不得、五阴盛,为人生八苦。吾皇以为,何为最苦?”帝曰:“求不得。”僧笑曰:“八苦之源,皆为人也。人有欲,则有苦;人无欲,则无功。世人求有功亦求无苦,均不得,诚不知其无‘空’也。所谓‘空’者,心中之空,人中之空,世中之空,无张无敛是为空,无胜无负亦为空。留空于心,则明得失;留空于人,则无胜败;留空于世,则无苦有功皆可并存也。破此局之道,盖留‘空’耳!”
帝默然,有所悟。遂回宫,下旨拨款修寺。然峰巅已空,止余白雪。人寻寺,皆不得。


读完好像感到了金庸对于奕棋的描写一般的风致……

改写古诗登高800字记叙文?

1、原诗:登高朝代:唐代作者:杜甫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。 2、改写:唐代宗大历二年(767年)秋天,杜甫流落到了夔州。这时五十六岁的老诗人极端困窘。当时安史之乱已经结束四年了,但地方军阀又乘时而起,相互争夺地盘。杜甫本入严武幕府,依托严武。不久严武病逝,杜甫失去依靠,只好离开经营了五六年的成都草堂,买舟南下。本想直达夔门,却因病魔缠身,在云安待了几个月后才到夔州。如不是当地都督的照顾,他也不可能在此一住就是三个年头。而就在这三年里,他的生活依然很困苦,身体也非常不好。一天他独自登上夔州白帝城外的高台,登高临眺,百感交集。望中所见,激起意中所触;萧瑟的秋江景色,引发了他身世飘零的感慨,渗入了他老病孤愁的悲哀。于是,就有了这首被誉为“七律之冠”的《登高》。他通过写登高所见秋江景色,倾诉了诗人长年漂泊、老病孤愁的复杂感情,慷慨激越、动人心弦。  此诗前四句写登高见闻。首联对起。诗人围绕夔州的特定环境,用“风急”二字带动全联,一开头就写成了千古流传的佳句。夔州向以猿多著称,峡口更以风大闻名。秋日天高气爽,这里却猎猎多风。诗人登上高处,峡中不断传来“高猿长啸”之声,大有“空谷传响,哀转久绝”(《水经注·江水》)的意味。诗人移动视线,由高处转向江水洲渚,在水清沙白的背景上,点缀着迎风飞翔、不住回旋的鸟群,真是一幅精美的画图。其中天、风,沙、渚,猿啸、鸟飞,天造地设,自然成对。不仅上下两句对,而且还有句中自对,如上句“天”对“风”,“高”对“急”;下句“沙”对“渚”,“白”对“清”,读来富有节奏感。经过诗人的艺术提炼,十四个字,字字精当,无一虚设,用字遣辞,“尽谢斧凿”,达到了奇妙难名的境界。更值得注意的是:对起的首句,末字常用仄声,此诗却用平声入韵。沈德潜因有“起二句对举之中仍复用韵,格奇而变”(《唐诗别裁》)的赞语。  颔联集中表现了夔州秋天的典型特征。诗人仰望茫无边际、萧萧而下的木叶,俯视奔流不息、滚滚而来的江水,在写景的同时,便深沉地抒发了自己的情怀。“无边”“不尽”,使“萧萧”“滚滚”更加形象化,不仅使人联想到落木窸窣之声,长江汹涌之状,也无形中传达出韶光易逝,壮志难酬的感怆。透过沉郁悲凉的对句,显示出神入化之笔力,确有“建瓴走坂”、“百川东注”的磅礴气势。前人把它誉为“古今独步”的“句中化境”,是有道理的。 前两联极力描写秋景,直到颈联,才点出一个“秋”字。“独登台”,则表明诗人是在高处远眺,这就把眼前景和心中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。“常作客”,指出了诗人飘泊无定的生涯。“百年”,本喻有限的人生,此处专指暮年。“悲秋”两字写得沉痛。秋天不一定可悲,只是诗人目睹苍凉恢廓的秋景,不由想到自己沦落他乡、年老多病的处境,故生出无限悲愁之绪。诗人把久客最易悲愁,多病独爱登台的感情,概括进一联“雄阔高浑,实大声弘”的对句之中,使人深深地感到了他那沉重地跳动着的感情脉搏。此联的“万里”“百年”和上一联的“无边”“不尽”,还有相互呼应的作用:诗人的羁旅愁与孤独感,就象落叶和江水一样,推排不尽,驱赶不绝,情与景交融相洽。诗到此已给作客思乡的一般含意,添上久客孤独的内容,增入悲秋苦病的情思,加进离乡万里、人在暮年的感叹,诗意就更见深沉了。  尾联对结,并分承五六两句。诗人备尝艰难潦倒之苦,国难家愁,使自己白发日多,再加上因病断酒,悲愁就更难排遣。本来兴会盎然地登高望远,此时却平白无故地惹恨添悲,诗人的矛盾心情是容易理解的。前六句“飞扬震动”,到此处“软冷收之,而无限悲凉之意,溢于言外”(《诗薮》)。  诗前半写景,后半抒情,在写法上各有错综之妙。首联着重刻画眼前具体景物,好比画家的工笔,形、声、色、态,一一得到表现。次联着重渲染整个秋天气氛,好比画家的写意,只宜传神会意,让读者用想象补充。三联表现感情,从纵(时间)、横(空间)两方面着笔,由异乡飘泊写到多病残生。四联又从白发日多,护病断饮,归结到时世艰难是潦倒不堪的根源。这样,杜甫忧国伤时的情操,便跃然张上。